主页 > F鲜生活 >你害怕与别人划出界线,因为不愿让对方遭遇和你一样的伤 >

你害怕与别人划出界线,因为不愿让对方遭遇和你一样的伤

时间:2020-06-18 来源: F鲜生活 点赞: 276

你害怕与别人划出界线,因为不愿让对方遭遇和你一样的伤

很小的时候,我们不被允许在自己与别人之间划出「界线」。

还是婴儿时,我们需要安全感及信任感,却必须忍受随意被碰触,任人抱来抱去,一旦表达出不舒服,周围的大人会说:「你真难搞。」「真难带!」「真不乖!」

到了两三岁,开始想要确立自己的所属物时,你的玩具、被毯、娃娃……却可以被随意丢弃、被换掉、被要求分享。如果你说「不」,表示你的主控权,你会遭来一阵教训及怪罪,说你「小气、不大方」「很奇怪」「无理取闹」。

也会在冷不防的时候,被推出去要求抱抱陌生阿姨、叔叔,或给这些根本不知道是谁的大人一个亲亲……如果转头拒绝,不抱不亲,就会被说成不可爱的小孩,不讨人喜欢、不好亲近。

等到再大一点,进入了作息训练的阶段,开始得要按表操课、遵照规範,听从家庭安排。

从小,你只需要学会「听从」,却很少学会自主。你的日子,被放进很多你不知道要不要的东西,却鲜少知道自己「要什幺」。

你不知道自己「要什幺」。不知道自己想要努力做什幺、现在究竟为何而努力。因为你从不曾真正拥有自己的生命空间、独立的思考意志,没有自己的渴望嚮往和主张信念。

你只知道要自己不要犯错,不要惹麻烦,不要惹恼他人,却不知道,自己真正能掌握的,究竟是什幺?

甚至他人拿你的事到处讲,彷彿你的代言人,总是为你发言,或老是把你的话截断,替你把话说完……你也是无能为力的,无法开口为自己要的「尊重」发声。

你说,这些你都知道,但你好像「什幺都不能做」。你的做不到,来自你太怕被排除,太怕被说「我们不要你」,怕要经历自己的孤独。所以你什幺都不敢反应,不敢说不。

你宁可伪装一切都OK,无论别人如何对待你。

当我们的内在不允许自己有力量,我们就难以面对外界。一味要求自己好脾气、好说话、好相处,那幺「界线」就难以存在,难以确实保护自己、爱护自己。

扪心自问,为什幺你这幺害怕与别人划出一条界线?

因为,那会勾起起许多複杂的情绪,矛盾而难解。

「划清界线」的感觉,会勾起你过去「被排除」的记忆──那种不知道自己为何被拒绝、被忽略、被置之不理的情结,让你深深难过、觉得受伤。

所以,你害怕让别人难过受伤,总是劝诫自己:拒绝与不理会,是一件多幺令人伤心的事。

害怕让人受伤的莫名罪恶感,总是绑架你,让你无法为自己的真实感受,给出明确的表示。于是,在模糊的互动中,你继续承受那些你不喜欢的对待和要求,一逕顺应。为了能迴避掉面对别人失望、受伤的眼神,你宁可不表态。模糊,让你的恐惧及罪恶感,找到了一丝喘息的空间。

如果你无法认出自己过往受过「被排除」「被拒绝」的伤痛,就会持续被伤痛引发的防卫机制──「过度的罪恶感」驱使,抗拒接触那一份伤痛,以为只要从此不再感觉到痛,就没事了。

抗拒触摸真实的痛苦之余,你把自己的伤投射在别人身上,认定别人和自己一样无法承受被拒绝、被忽略的感受,认定他人一定也会很难过、很失落。

还没转化成熟的个体,的确往往无法承受他人的拒绝,感觉挫折、失望,甚至因羞愧而感到愤怒。

然而,没有一个人可以一直靠他人来满足、供应,取得内心的情绪平稳。

将自己的情绪归咎于他人能否顺我的意、能否满足我,否则我就会情绪起伏,易怒沮丧,并且以此来要胁他人配合及服从。这无疑是对他人的一种控制、勒索。

人的情感交流及情感连结,不是透过要胁控制得来的,不是「工具化」某一方,使他必须不断提供满足,而另一方只需强化自己的依赖及控制。

这是残留的幼儿性格,到了成人关係中,就成了想要拥有一个总是无微不至、永远满足他的理想照顾者。如此,这个个体就可以继续不需要学习,不需要努力调适现实世界,不需要费力碰撞,更不需要接触他所恐惧接触的事物。只要有一个人总是不拒绝我、总是重视我、满足我,那我就安全了,就可以获得一处避难所,安栖在里头,不管外面的风暴或残酷究竟如何,只要有这个人在就好。

如果,你因为无法辨识出自己「被排除拒绝」的伤痛,而将伤痛投射在一个冀求依赖、汲取满足的人身上,永无止境被汲取、被要求,被指控给得不足,不用多久,这段关係就会开始充满混淆不清的指责、怪罪,及糟糕感受的乌烟瘴气。

你要对「你自己」的伤,负责。他人也要对他的伤,负责。而不是透过你对他人的「拯救」或「弥补」,你自己的伤就会好。而你极力避免他人再受伤的过程,他人内心的伤,也从未真正能好。

疗伤,要每个人深入「自己」的内在。触摸、抚慰自己的痛苦,理解这一份痛苦的经历与感受,才是疗癒的开始。

改变过去人我关係界线混淆不清的状况,需要学习釐清的是:不再把「我的」「你的」「他的」傻傻搞不清楚。

那种因为害怕有所分别,害怕遭排除、隔离的内在恐惧,让我们什幺都不敢,也没有办法沟通清楚、整理清楚。

混淆成一团,让我们以为可以迴避「现实的残酷」,或是以为混淆不清就是「感情很要好」。

如果,一个人没有办法接受成人的世界里,现实的残酷必然存在、有讲求公平互惠及责任承担的原则,或是,无法承受这世界不是「以自己为中心」,照着自己的期待、渴望,给予自己温情及呵护,那幺这一个人,也将无法真正的进入成人世界。

他将恐惧现实,认定现实就是残酷无情,并且抗拒面对事实,宁可退化、停滞在幼儿性格,以「幼儿的心态」解读世界、判断他人,并反应在行为和情绪感受上。

例如:总是把钱视为「现实」,若要把钱算清楚,或是要把钱的问题弄清楚,就认定是「伤感情」,是「破坏关係」。

钱,是複杂成人世界的一种象徵。如果我们抗拒处理钱的问题,也抗拒接受生命中的渴望、需求无法完全脱离金钱,我们抗拒的是自己已是成人,也拒绝承认这是成人世界必须学习处理的生活问题。

情感的处理亦是。在成人的世界里,并不是我不停耍赖、不停地要、不停地哭喊要人家给予满足,另一个人就必须失去自主意愿地,不停地给、不停供应,并受支配与控制。

每位个体都有存在的权利,都需要对等的尊重,在此前提下,人与人的关係,需要的不是控制与支配,而是沟通、讨论、协调等等历程。不是由谁主导、由谁顺应的「权力不对等关係」。

这些面对现实社会的能力,是我们进入成人世界很重要的学习及历练。

一方面,不再透过孩童时代那些讲不清楚的感受、说不出所以然的「自动化反应」,胡乱地在人我关係里反射。另一方面,那些过往在家庭环境中,不允许可以有主体感受、主体思维、主体行动选择权……等等的「被剥夺经验」,也不再任其发生,或将那些剥夺经验複製到他人身上。

若你否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主体,否认人与人之间就是会有所不同,你越否认「不同」是真实存在于世界的现象,你就会越想要努力地维持「同」,以为只要都相同了,分不出你我了,就表示感情浓烈,并且就能因为那种分不清楚你我的紧密感,而让自己觉得处在「联盟」里,不会再感到孤单。却不知道,这是一种「吞噬」;吞噬彼此的个体性,吞噬彼此的成长空间,吞噬各自生命生长所需要的条件、机会及可能性。

害怕分离、害怕有所分别的失落感及空虚感所形成的依赖关係,势必将关係中的两人,带进死荫窒息的关係泥沼。因为一旦没有维护彼此独特性的界线存在,那幺无边无际的併吞、占据及控制,就会无法抑制地发生。

所以,开始练习接受你的不同,也开始练习接受他人的不同。

开始学习接受差异的存在,学习如何让这些不同能和平共存。


大家都在看

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申博太阳城_申博988smc|改善人民生活质量|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合乐888代理注册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澳门银河平台网址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