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A旺生活 >肉搜、引战──网路小白们表示:好玩而已 >

肉搜、引战──网路小白们表示:好玩而已

时间:2020-07-31 来源: A旺生活 点赞: 358

肉搜、引战──网路小白们表示:好玩而已

「嗨,/b/!」莎拉半裸的身躯挂着一片小告示牌写着:「,9:35 p.m.」。

她準备要「拍摄」的这份讯息,会向上百人、甚至数千人公开,全都是登录网路看板「/b/」的匿名使用者,而这个恶名昭彰的看板隶属于图片分享网站「4chan」。欣赏莎拉的观众开始在看板张贴露骨又色情的要求,接着莎拉会参考要求表演、拍摄、再上传成品。

4chan站内的看板主题五花八门,如漫画、DIY、烹饪、政治、以及文学等等,但每个月造访这个网站的两千万人次,大多数都是涌入看板/b/,也就是所谓的「随机」看板。莎拉的性感相片只不过是冰山一角,看板/b/一直以来都有许多诡异、令人不快、或有性暗示的图像「讨论串」,而在这个看板中,几乎没有管理制度,而且几乎所有的使用者都是匿名发表意见。然而,看板「/b/」还是有一套宽鬆的标準:「网路的四十七条守则」,由看板/b/使用者自行制定,守则内容如下:

守则一:不要提起/b/
守则二:「不」要提起/b/
守则八:发表意见不必遵守任何规定
守则二十:认真就输了
守则三十一:露胸或飙骂 —— 都是你的选择
守则三十六:你刚才看到的不算什幺,世界上一定还有更狗屁倒灶的事
守则三十八:这里不适用任何一种限制 —— 极限就是没有极限
守则四十二:这里没什幺神圣的东西

看板/b/是个匿名且没有审查的世界,因而激发出大量原创、有趣、又或令人讨厌的内容,毕竟使用者都在相互争夺人气和骂名的宝座。你是否曾经点击一则 YouTube 连结,却意外开启瑞克.艾斯特利(Rick Astley)一九八七年的热门歌曲〈Never Gonna Give You Up〉?这是看板/b/的杰作;收过标题有拼字错误的搞笑猫咪照片吗?这也是看板/b/的杰作;骇客组织「匿名者」(Anonymous)呢?仍然是看板/b/的杰作。

不过匿名特性也有短处,看板/b/的女性使用者不仅少见,还经常遭到忽视或侮辱,除非女性张贴自己的相片,或是扮演「视讯女郎」的角色,这向来是吸引看板使用者最简单、有效的方式。4chan 站内也有以视讯为主题的看板,名为「/soc/」,在此使用者应该善待视讯女郎,而每天都有数十位视讯女郎在/soc/板表演,不过偶尔还是会有傻呼呼的女性使用者误入看板/b/。

莎拉上传第一张照片约二十分钟之后,有一名使用者要求她自拍一张裸照,并且将名字写在身体某处;不久之后,又有一名使用者想取得她的裸照,还要求她用自己正在服用的药物摆姿势。莎拉遵照要求完成这两项表演,却铸成大错。

匿名发言:靠,希望她不会被肉搜,她竟然真的上传裸照,感觉她人还不错。
匿名回覆:你还是让脑袋清楚点吧,她公开自己的名字、医生的全名、甚至还有自己的宿舍所在地,根本就是想被认出来。
匿名回覆:她是新手,会在自己身上签名或写名字的女生,很明显就是色情自拍的菜鸟,她们根本搞不清楚自己扯上了什幺事。

莎拉大意地公开过多个人资讯,导致看板使用者有机会「人肉搜索」(dox),也就是追蹤她的身分。其他的/b/板使用者也发现了这个状况,随即加入讨论串 —— 在 4chan 站内,肉搜视讯女郎是十分罕见的事件 —— 没多久,众网友便成功透过大学可供搜寻的名册锁定莎拉的身分,并且公开她的全名、住址、以及电话号码。接着,网友开始搜索莎拉的 Facebook 与 Twitter 帐号,而莎拉只能在电脑前无助地目睹一切。

匿名发言:说真的,马上停手。你们这些死肥宅。
匿名回覆:莎拉,真高兴妳还留在这个讨论串。对了,不用谢。
匿名回覆:嘿……莎拉……我可以加妳的 Facebook 好友吗?开玩笑的,赶快删掉妳的裸照,免得那些鬼东西传到妳朋友那里

匿名发言:她竟然把该死的twitter帐号设成隐藏,我还在看她的照片耶,死贱人。
匿名回覆:如果她真的把帐号删了也没差,我正在记录她的好友清单和他们之间的关係。很快就可以传裸照了。
匿名回覆:(大笑)她把Facebook删了,可是她应该删不了亲戚朋友的帐号吧。
匿名回覆:欸,把她的名字存起来。等到风头过了她就会重新启用帐号,然后又再崩溃一次。裸照之乱永远停不了,她跟家人在一起的时候一定爆尴尬。

匿名发言:你们这些死臭宅肉搜她的Facebook?他妈的有够夸张,一个女生只是把照片放上这鸟网站,然后你们这些混蛋就肉搜她,去你的/b/。
匿名回覆:白痴滚出去啦,道德魔人
匿名回覆:你新来的喔?这有什幺好大惊小怪?

匿名发言:反正这里有她的Facebook好友完整名单,大家可以传给她的好友还有这些好友的好友,这样所有跟莎拉有共同好友的人都会收到
匿名回覆:那现在有人开始传照片给她的好友和家人了吗,不然我先来?
匿名回覆:应该要假设还没有人开始动作,因为有回应的人可能是想英雄救美,让你以为已经有人开始散播照片。
匿名回覆:行动行动行动

其中一名网友建立假造的 Facebook 帐号,将莎拉的相片拼贴组合后传送给她的亲友,并且附上一段简短的讯息:「嘿,你认识莎拉吗?这个可怜的小正妹有不少黑历史,你看,这些是她贴到网路上让大家看的照片。」数分钟之内,莎拉的社群媒体人际网成员全都收到了这些相片。

匿名发言:[xxxxx]是她的电话号码 —— 已确认。
匿名回覆:刚才打给她的时候,她正在哭,听起来像伤心到不行的鲸鱼叫声。
匿名回覆:有人继续打给她吗?

在网路空间几乎每一个角落,都有某种形式的引战行为正在上演。YouTube、Facebook、以及 Twitter 各有不同类型的引战模式,每一种模式为适应社群平台的环境,而产生相异的演化结果,就如同达尔文雀的故事一般。在 MySpace 引战有固定的语言风格和调性,可以彻底惹恼希望一炮而红的青少年歌手;聚集在素人色情影片网站的网路小白,则是对激怒影片主角非常有一套;知名新闻网站的「留言」区更是经常充斥辱骂言论。

强制匿名、胜过同好的竞争心态、以及藉反审查之名这种模糊的理想、竭尽一切想惊世骇俗的决心,全都可以用看板/b/的引战口号一言蔽之:「我只是为了好玩而已」 —— 如果网路小白的主要动机是将快乐建筑在他人的痛苦之上,这句话便可以成为其所有、一切行为的理由。然而查克点出,问题在于「好玩而已」有点类似毒品:只有越来越大型的攻击才能让小白感到同等的快感,而引战行为很有可能在瞬间全面失控。

热门社群及新闻分享网站「Reddit」曾成立名为「引战游戏」(Game of Trolls)的群组,游戏规则十分简单:只要在Reddit惹恼他人,且当事人没发现自己上钩,小白就可以得到一分;而如果小白的引战目的曝光,便会损失一分,得分最高的参赛者将名列排行榜。其中一名参赛者潜入热门的Reddit子看板发表虚构故事,列出自己和同事相处时的种种问题,之后同一名参赛者又扮演故事中的同事回应,要求发文者道歉,并且说明自己不擅于交朋友。不少Reddit使用者(又称为「Redditors」)对这则故事深信不疑,部分使用者甚至提议送花给遭到亏待的同事,于是整个群体彻底上钩。在当时目睹一切的使用者表示:「那是光荣的一战。」最终Reddit论坛决定禁止「引战游戏」继续进行;这对向来标榜自由的站方是极为不寻常的举动,却也是Reddit小白遍布各处、长期活跃的最佳证明。

不惜一切辱骂和惹恼他人的竞赛,经常会导致吓人的极端情况。二○○六年,住在明尼苏达的十五岁少年米契尔.亨德森(Mitchell Henderson),用父母的来福枪饮弹自尽。米契尔的同学在社群网站「MySpace」举行虚拟告别式,并且为他写作简短的悼词,内文一再将米契尔称作「英雄」:「他如英雄一般扣下扳机,离我们远去。上帝啊我们确实希望能挽回这一切。」中学生的文法错误加上「英雄化」自杀行为,令4chan社群爆笑不已。而看板/b/的众使用者在得知米契尔自杀前弄丢一台iPod之后,故意合成各种米契尔和遗失物的合照,甚至有人拍下米契尔墓前摆上iPod的相片,再将相片寄给米契尔悲恸的父母。米契尔过世将近两年后,他的双亲仍然会接到陌生人来电,声称自己寻获米契尔的iPod。

找到真正的网路小白并不容易,毕竟许多高手会使用代理伺服器伪装自己的IP位址,也有不少人拥有数十个帐号,在每个平台使用的化名都不同,万一遭到特定网站禁用或封锁帐号,只需要用新的化名重新加入即可。不过就像过去的「喵族」一样,当今的网路小白很享受与其他同好同乐,许多史上最恶劣的引战钓鱼活动,都是透过隐藏或祕密管道和聊天室协调联繫。

查克同意让我看看他的藏身处之一,邀请我进入他两年来经常造访的祕密管道,是藏身在知名社群媒体网页之中的私人社团,查克形容这里是「小白的祕密海盗基地」。社团的主页是一般使用者都可以看见的页面,满是一连串自慰照片,查克向我解释:「这是伪装,好吓跑不该来的蠢蛋。」若想要真正参与其中,必须由现任的社团管理员发送邀请,给予新人权限进入社团内部的电子邮件系统。社团内部的步调只能用狂乱形容:每天都有从不间断、篇幅惊人、令人捧腹大笑的争辩和讨论,一次最多会引来二十名管理员现身,管理员有些彼此认识、有些则否。社团内的成员全都使用假名,因为每一个人都曾被这个社群网站禁用帐号,所以我在其中并不显眼,毕竟我可能是任何人使用的假帐号。社团成员不停对彼此钓鱼引战,大多数的发言都令人忍俊不住、又极为尖锐,根据查克的说法,其中至少有两名成员是大学教授。这里就像是网路小白训练营,成员可以在此尝试新战术并且与同好对战,也不会造成太严重的伤害,更可以在此放鬆休息,与同好一起抛开日常生活的束缚。

我潜伏在祕密社团的时期,正好有个恶名昭彰的小白成为管理员,查克向我解释,这名特殊小白自称是「非单」(incel),亦即「非自愿单身」(involuntary celibate)的简称。他之所以在引战圈出名,是因为在部落格中鉅细靡遗地阐述,为何政府有义务为自己找到一名女性性伴侣;他还吹嘘自己实在太过慾火焚身,所以试图和自己的母亲上床。当这名「非单」在社团中大放厥词 —— 他认为只要自己喜欢,就有权与任何人上床,而且政府有义务帮助他这幺做,反正女生全都是蕩妇 —— 没人能够分辨这是他的引战伎俩还是肺腑之言,不过众网友都玩心大起,开始打探他的真正意图,使出反引战手法:

嘿非单你恐同吗?如果,只是例如喔,假装我们在真正的房间,然后我和_______开始亲亲,你会觉得怎样?如果真的很有感觉,然后我就一边捏他柔软的小屁屁,一边把舌头伸进他的喉咙?你会有意见吗?
不会
嘿非单 —— 你妈正吗?满分十分的话有几分?她有七分以上吗,我只是好奇你想上(或者欺负)超辣女生的标準是不是也适用你妈……
嗯,对啊……我对你只能呵呵了

社团中其他的小白似乎仍在默默打量,试图挖出他的弱点,这种情形就是所谓的「引战高手对引战高手引战」:此时没人能确定谁才是上钩的一方。重点不在于输赢,反而比较类似对打练习。

「老霍本」(Old Holborn)因为其永无止境的网路攻击,而被《每日邮报》称作全英国「最卑鄙的网路小白」,他的恶行之一是辱骂一九八九年希尔斯堡惨剧罹难者的家属。老霍本经常使用 Twitter 和部落格发言,将自己的脸孔隐藏在盖伊.福克斯面具之后,不过摘下面具后,他其实没那幺吓人:是衣着得体、语速偏快、来自艾色克斯(Essex)的中年男子,也是一名出色的电脑程式设计师暨招聘专员,老霍本对我说:「你可以说我很差劲。」他边喝咖啡边解释:「我一直都是这样,非常反权威。」不仅如此,他还是最小政府主义者,认为应该尽可能限缩政府权能。老霍本简单总结自身的世界观:「我们只需要有人负责保护私人财产,至于其他的所有问题,我们都可以自己解决。政府不该插手管我们的事。」而在网路上引战就是他反抗这套体制的方法:「我想成为搔不到的痒处、卡住机器的那一粒沙。」二○一○年,老霍本尝试在剑桥选区竞选英国国会议员,他戴上面具并且提交单方契约将自己的名字正式改为老霍本,令选委会十分头痛。大约同一期间,他以曼彻斯特的一处警局为目的地游行示威,同样戴着面具并携带一整个行李箱的五英镑钞票,试图保释一名拒绝实施二○○七年密闭公共空间禁烟规定的酒吧老闆。老霍本表示,这也是引战活动。

在Twitter辱骂希尔斯堡惨剧受害者的家属,似乎和最小政府主义毫不相关,但其实两者之间确实有连结。在老霍本心中的自由无政府乌托邦,人民必须坚强、独立、为自身行为负责,他对沉默又顺服的社会感到恐惧,更认为如果社会大众容易感到被冒犯,最终便会导致自我审查。老霍本认为自己的角色就是刺激和测试惊世骇俗的底限,让社会保持警觉,他以利物浦队球迷家属为攻击目标的原因,正是为了「证明」这群人有受害者症候群 —— 老霍本和Usenet小白一样,认为引战的成功要素就是对方的反应:「我选用非常有争议的手段,就是要证实他们喜欢当受害者。他们的反应实在太经典了:威胁烧毁我的办公室和住家,甚至威胁要强暴我的小孩。哈哈!我是对的!他们的反应证明我是对的!」

然而也因为如此,在我们会面不久之后,老霍本遭到人肉搜索,接着他搬往保加利亚南部,据他的说法,搬家的目的是「从远方全天候製造麻烦」。老霍本在咖啡馆里大吼:「我才是好人!我才是揭开伪善谎言、努力让社会更自由的那个人!」

一九八○与一九九○年代,随着上网人口持续成长,心理学家开始感到好奇,电脑会如何改变人的想法和行为。一九九○年,美国律师暨作家麦可.戈德温(Mike Godwin)提出,Usenet的行为模式中有一条自然法则:「网路上的讨论持续越久,与纳粹或希特勒相似的机率就越接近百分之百。」简而言之,使用者越经常在网路上聊天,就越容易变得邪恶下流;而只要上网聊天的资历够长,邪恶就是必然。(当今只要造访多数新闻报纸的线上留言板,便能轻易观察到戈德温法则。)

二○○一年,心理学家约翰.苏勒尔(John Suler)提出着名的「网路去抑效应」(The Online Disinhibition Effect),进一步说明网路行为的成因,他指出共有六项因素允许网路使用者忽视现实世界的社会法则与规範。苏勒尔的论点是,由于网路使用者不认识也无法看见交谈对象(对方也不认识或看不见自己);由于双方是即时沟通,似乎毫无规则也不须负任何责任;更由于这一切都像是发生在另一个现实,网路使用者会做出现实生活中不会出现的行为,苏勒尔称之为「恶性去抑」(toxic disinhibition)。

对付网路小白最简单的方式就是取消匿名制度,强迫网站或平台规定使用者以实名登入,当然这幺做无法完全遏止网路的恶劣风气,但至少能促使小白多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也许还能提醒小白在攻击他人之前三思。然而取消网路匿名也有其缺点,匿名并不是专为保护网路小白而出现的当代产物,而是让大众在必要情况下,能够诚实以对、敞开心胸、且不需暴露身分,放弃匿名会是极为冒险的做法。

摆脱网路小白的同时,我们也可能会失去其他重要的事物。犯罪、威胁、骇人、以及讽刺之间的分界非常细微,像老霍本这样的网路小白,确实偶尔能透过他的嘲讽,让大众一瞥社会自负的一面,也暴露现代生活、道德恐慌、或是二十四小时戏剧性新闻文化的荒谬。有一派网路小白叫做「安息悼念小白」(RIP memorial trolls),专门锁定近期过世人物的网路悼念页面,攻击在该页面发表讯息的网友。根据以网路小白为博士论文主题的学者惠妮.菲力普斯(Whitney Phillips)指出,这群小白的攻击目标是「悲痛游客」:与死者在现实生活中毫无交集、根本不会因为死者过世而感到哀痛的网友,「安息悼念小白」还公开表示,悲痛游客烦人又假惺惺,活该被当作攻击目标。

儘管许多网路小白都只是穷极无聊、想惹事生非的青少年,也有部分认真的小白似乎是广义的自由意志派,认为生活在自由社会的条件之一,是理解所有思想都可以受到挑战或奚落,而且对自由表达权的最大伤害,就是对惹恼或冒犯他人有所顾忌。网路小白打从网路诞生之时就已存在,正说明了许多人都有探索人性黑暗面的欲望,我访谈过的每一位网路小白都表示自身行为并不奇怪,一发现界限就燃起挑战的欲望,这就是人性。

对我而言,人肉搜索莎拉就只是残酷的恶行,而这群恶人只用蹩脚的理由辩解:「今天晚上那个蠢贱人说不定学到了短短人生中最重要的教训:在网路上公开自己的裸照会是你一辈子都忘不了的蠢事。」我很确定莎拉绝对学到了痛苦的一课,但这仅仅是「生活崩坏」的副作用之一而已:

匿名发言:我就是道德魔人
但我觉得疯狂肉搜莎拉又不会怎样
好玩而已嘛
生命之树的顶端才不是爱:是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

无论我们是否欣赏,引战钓鱼都是当今网路世界的特色,既然现代人大部分的生活都建立在网路之上,网路小白也许有助于我们认清这种生活型态的危险性,提醒我们要更加谨慎、更加厚脸皮。也许有一天,我们会为此感谢网路小白。

莎拉的苦难日过后四天,另一个/b/板视讯女郎也遭到人肉搜索,她的照片流传至所有家庭成员、雇主、以及男友手中,「你知道你女朋友在网路上公开她的露奶照吗?照片在这里_____。」
「又过了一天,又见证一次残酷的现实。」一人写道。
「她一定会再回来。」另一人如此回应。


大家都在看

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申博太阳城_申博988smc|改善人民生活质量|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代理放线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188直属现金